游戏玩家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 页 > 其它 > 泥中莲广播剧-枯叶之蝶广播剧剧本广播剧

其它

泥中莲广播剧-枯叶之蝶广播剧剧本广播剧

2020-03-01其它
月上重火广播剧歌词[ti:月上重火][ar:弦音锦年音乐广播剧团][al:蘑菇][00:][00:][00:]奉紫:很多年以后,当我回忆起这一切,都会有些恍然。[00:]这些似乎被金粉装饰过的传奇故事,这些爱恨情愁,[00:]那些踏满山河,千金一诺,亦只不过是把酒当风。[00:]十年悲苦,亦不过付之一笑。[00:]是爱、是痴、是缘、或是孽、这一切,又有谁能懂呢。[00:][00:][00:]引觞歌夜半菡萏已残[00:]三生尘缘阑谁将情挽[00:]奉天月下逢惊鸿一面[00:]阑干醉拍遍方展画卷[01:]若相见徒然辗转怨[01:]若不见枉自空牵念[01:]注定负弱水三千[01:]不负君青丝改红颜[

月上重火广播剧

歌词

[ti:月上重火]

[ar:弦音锦年音乐广播剧团]

[al:蘑菇]

[00:]

[00:]

[00:]奉紫:很多年以后,当我回忆起这一切,都会有些恍然。

[00:]这些似乎被金粉装饰过的传奇故事,这些爱恨情愁,

[00:]那些踏满山河,千金一诺,亦只不过是把酒当风。

[00:]十年悲苦,亦不过付之一笑。

[00:]是爱、是痴、是缘、或是孽、这一切,又有谁能懂呢。

[00:]

[00:]

[00:]引觞歌夜半菡萏已残

[00:]三生尘缘阑谁将情挽

[00:]奉天月下逢惊鸿一面

[00:]阑干醉拍遍方展画卷

[01:]若相见徒然辗转怨

[01:]若不见枉自空牵念

[01:]注定负弱水三千

[01:]不负君青丝改红颜

[01:]

[01:]

[01:]

[01:]策划/监制:抹茶紫、半月

[01:]作词:蘑菇

[01:]选曲:京田诚一启乃锋宙

[01:]演唱:胡桃

[01:]后期:兔子&抹茶紫

[02:]海报:KING

[02:]

[02:]

[02:]红线暗自牵洛阳再见

[02:]月华悄明艳空许誓言

[02:]寂寞旧庭院东风偷换

[02:]重拨十三弦琵琶轻弹

[02:]

[02:]

[02:]

[02:]CV:(按出场顺序)

[03:]林奉紫:美美

[03:]林宇凰:辰夕·暮

[03:]重莲:九尾·天狐(卿其一声)

[03:]重雪芝:阿十

[03:]上官透:木头

[03:]夏轻眉:阿碧(夜然未央)

[03:]

[03:]红袖:三三

[03:]丰涉:淇奥(电啵组)

[03:]穆远:草摩

[03:]

[03:]

[03:]沧海桑田迁花为谁妍

[04:]抬眸星野乱破镜难圆

[04:]梦潭转缱绻化孽为茧

[04:]策马复扬鞭再见不见

[04:]驻足啊临别道缠绵。

[04:]月中天情深问情浅

[04:]刹那成谁一生愿

[04:]何须共执手问华年

[04:]

[05:]

[05:]樱枝初相折恋恋不舍

[06:]转念参商隔凤吹离落

[06:]弦断无人和问今非昨

[06:]江湖秋水多往事如歌

[06:]情镌刻结成同心锁

[06:]恨纠葛望红尘紫陌

[06:]惊蛰谁多情牵惹

[06:]乱风色谁一生湮没

[06:]

[07:]

[07:]倾城慕红颜一世烽火

[07:]执手问婆娑一念执着

[07:]点花灯为我缘交缘错

[08:]深夜复凭阁回望星河

[08:]

[08:]

[09:]凤凰雕玉镯窗影斑驳

[09:]云影寒冰魄千金一诺

[09:]樱枝花灼灼星淡烟过

[09:]轮廓再描摹死生契阔

[09:]回眸望尺素转玉帛

[10:]共白头携手于涸辙

[10:]倾覆这万里风色

[10:]却不忘永记这传说

[10:]

[10:]--END--

[10:]

[11:]

扬书魅影广播剧CV

预告

〓CAST〓

(按出场顺序排列)

旁白:天海无贝(声创联盟)

君书影:苏榭(裔美声社)

楚飞扬:阿春

青狼:乘风归去(陋室)

第一期

〓CAST〓

楚飞扬:阿春

宋蓝玉:纯属虚构

报信人:HolyNight

高放:W!LL

第二期

〓CAST〓

楚飞扬:阿春

梅欣若:西泽

番外1

楚飞扬:阿春

求枯叶之蝶广播剧剧本

枯叶之蝶剧本

清早客栈写书人就坐喝茶

白马:早啊,掌柜的。

写书人:(抱怨)说了别叫我掌柜的,我只是一写书的。(正色道)天南海北四方客,故事听著顺耳的,也便予人方便写个故事以作纪念。

白马:哦?你这“缘来客栈”的掌柜倒是做得清闲,一不管账,二不待客,这客栈倒也经营得有声有色呀。

写书人:客栈有客栈的规矩,我这儿跑堂有小二,管账有账房,做菜有师傅,要我这掌柜出马做甚?

白马:(笑)如此不上心,也不怕你的客栈关门?

写书人:(大笑)哈哈哈……关门好!想我半生,只嗜书和酒,这客栈,也只身外之物,关了倒好,省心!

白马:关了以何营生?

写书人:酒肆!若有可能,我要在城门口的官道旁开间酒肆,笑迎四方客,听听那来来往往的行客商旅的故事,记录每日这进出城门口的人事百态。(狡猾的)也好隧了我这硕大的酒虫之愿哪!

白马:(好奇)城门口官道旁的酒肆?怎麽中意这样一份活计?

写书人:(坚定)等人!我在等一个人。每日进出城门的人数以千计,我要等的人错过客栈去向他处,那我岂不懊恼?

白马:哦?那你所等之人何时出现?你的酒肆何时营生?

写书人:说不准哪说不准。(无奈)也许他已从我眼皮底下经过,也许他还远在千里之外,甚至可能没想过要到这方土地上寻找苦等他的人。

白马:你所等的,必是那心爱之人吧?她可知你为她苦等的这番心意?

写书人:谁知道呢?倒是你,昨夜睡得如何?这三年来,像昨晚这麽清醒地睡著,怕是没有过的事吧?

白马:(感慨)是啊,虽然不知道缘由,潜意识里,总是怕清醒著睡著呢。(轻快)谁料干干净净地睡下去,今早人也精神。只是……(犹豫)

写书人:只是什麽?

白马:似乎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滔天海浪,还有一条巨龙。

写书人:(急切)还梦到了什麽?

白马:还有……(努力回想)不记得了,好像是很长的梦,醒来却觉得辰光似乎只是一瞬。

写书人:(失望)是吗?(喃喃自语)我还以为……

白马:什麽?

写书人:没什麽。(站起来)我让厨子准备了些清淡的早点,要不要一起?

白马:好啊。(抬头冲正欲离去的写书人)对了,你等的人,叫什麽名字?

写书人:(深深地看她一眼)枯叶。

白马:(嘀咕)枯叶?枯叶……好奇怪的名字……

写书人:(渐远,心想)白马啊白马,你苦等了他三年的辰光,如今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?枯叶,这究竟是命运弄人,还是命中注定?

早点期间三三两两的客人走动

写书人:白马,今日已是端阳。可还记得三年前的此时,咱俩那笔交易?

白马:(疑惑)交易?什麽交易?

写书人:(叹气)唉……白马,还记不记得你为什麽会来这家客栈?还一呆呆了三年?

白马:(努力回想半晌)嗯……应该是有事才来的吧,为什麽一呆就是三年……(兀自回忆中)

写书人:算了,想不起来就算了。(低语)也许想不起来更好。

白马:写书人,我是不是忘了很多事情?

写书人:(喝了口茶)为什麽这麽问?

白马:总觉得好像有什麽东西沈在记忆深处,到底是什麽?我似乎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写书人:是吗?认识你三年,你确实总在忘记一些事情,至於有没有忘记重要的东西,全看你自己的回忆了。(想:有些回忆,靠我告诉你就没有意义了,白马,看来我们的交易,马上就要结束了。)

白马:(沈默)…………

写书人:(站起身,招呼小二)六子!把桌子收拾收拾,我和白马姑娘去街上转转,买点菖蒲、艾条回来,赶紧把四周打扫打扫,吩咐厨房多裹些粽子,多煮几个蛋,看来今儿客人不会少。

写书人:(转向白马)白马,咱们出去转转,也给你买个香囊挂挂,你看你好好的姑娘家,也不知道打扮打扮。

白马:(脸一红)我又不是小孩子,挂什麽香囊。

二人出门。

端阳晚上客栈酒窖

白马:(取笑)写书人,今天可是端阳,外头热闹著呢,怎麽不出去看看?窝在这小酒窖委实不像你一个大掌柜干的事啊。

写书人:(灌口酒)白马啊,你可知外头再热闹,这酒窖才真真是我们这样的酒虫逍遥的好地方啊。(举坛向白马)来,今夜不醉无归!(仰头又灌一口)

白马:哎!不醉无归!(灌酒)

写书人:(深深地看著白马)喝!(想:白马,眼见三年之约将过,我且借酒消愁,你又是为何甘愿於这端阳烂醉?)

夜深写书人房中

写书人:(拿出写的书,低语)三年……(回忆)

三年前客栈

白马:你是写书人?

写书人:是啊,不才立志写尽天下奇事,满腔的壮志却仍未得到抒发。姑娘,可有故事要让在下代笔?

白马:我的……故事?(稍顿)白马枯叶总相依……写书人,你帮我写一个故事吧……

写书人:你要我写一个故事,我要一个陪我喝酒的朋友,做笔交易吧!三年!三年后的端阳,我帮你写完这本书……

(回忆结束)

写书人:(翻书)灭杀洪荒四兽……枯叶之蝶……雪山莲蕊……无水胭脂……兵临身前……白马枯叶总相依……腰间那壶酒……(伤感)白马,沈在记忆深处的东西,若是想不起来,就干脆当作不存在吧。

三年前

海岸边火堆旁

白马:(疑惑)问什麽你会在青龙的肚子里?

枯叶:(低喃)为什麽啊?我也已经不是很清楚了。我在这条龙的肚子里活了三百年,都已经不记得自己叫什麽了。

白马:(惊讶)活了三百年?那你可是人?

枯叶:(忍不住笑)是啊,哪有活了三百年的人啊!可我不是妖怪,我只记得自己在龙腹中呆了好久好久,想来应该是有三百年的光阴了吧。这段时间已经久到让我忘记自己为何身处龙腹了。唉……(叹气)

白马:三百年……这三百年你就在这暗无天日的龙腹中度过?

枯叶:也不算,起码不能说是暗无天日。说来也奇怪,虽然是被此龙生吞入腹,可我就像是这龙本身一般,能看到外界的事物,听到外界的声音,感知外界的温度……

(柴火发出“劈啪”的声音)

枯叶:姑娘你为何要杀这青龙?

白马:啊,叫我白马就行。(拨弄柴火)杀这青龙,只为一人。

枯叶:为了人?白马你可知这青龙乃洪荒四兽之首,你冒著生命危险杀它却只为了一人?

白马:是啊,为了那个叫做“月夜”的人。(顿)我曾经和你一样,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在这世上走一遭是为了什麽,是他给了我名字,给了我新的生命,给了我生存下来的意义。杀洪荒四兽,不是为了国家……(坚定)只是为了他!

枯叶:是吗?(脱口而出)那我呢?

白马:(没听清楚)嗯?

枯叶:没什麽。原想无措度过了三百年的辰光,今日却有一姑娘腾浪而来,还当是天上仙子下凡解救我这苦命的人。

白马:仙子?月夜常说我是女中豪杰,巾帼上战场也能以一挡百,何曾想我白马在你心目中原来是这等形象?

枯叶:三百年未见这海上出现过女子,却也知道白马你定是那让人移步开视线的焦点,国色天香、沈鱼落雁之辈岂能与你相提并论?

白马:哦?你真这麽觉得?(淘气)那你倒是说说,龙腹中的你,是怎样将我看在眼里的?

枯叶:(缓慢回忆)惊涛拍岸,巨浪涌起,一叶孤舟穿梭於波澜中,舟上独立一个女子,却是满身豪气不逊於当世侠客男儿。一身雕翎戎装,一柄闪光银枪。天骤黑,云隐不祥,你腰间酒壶一荡,满弓上箭,急射而出,那光芒刺得我不得不闭上眼,生死,已全然不在考虑之中。

白马:生死,也不在我的考虑之中。洪荒之首,又岂是人人都能对付的角色?满弓一道光,箭离手,只听破风传来的一声啸响,如此刺耳,却带回了微腥的一股甜腻。

枯叶:甜腻?

白马:不知道,那青龙之血散落唇上,竟是说不出的微甜,如糖。

枯叶:想那洪荒青龙,原也是圣兽之尊,却不知为何沦落人间,终至今日死於你手,倒也可惜这巨龙其实未犯什麽滔天巨祸。

白马: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只要能达到月夜的要求,其他的,也不必在乎了。

(沈默半晌)

白马:小兄弟,接下来有什麽打算?

枯叶:啊,聊了这麽久也没个正经称呼,我在这条龙的肚子里活著这麽久,竟忘了自己的名字……(突然想起)对了,我的肩膀上纹了一只夜蝶,不如你就叫我枯叶好了。

白马:枯叶……好怪的名字。那好,枯叶你打算今后怎麽办?

枯叶:我?(见白马点头)我已经三百年没有出过这片海了,不知这世上已是怎样一番新景,一时有种毫无头绪之感。

白马:这样啊……(思索)要不你跟著我,等我上夜郎城结清任务,再找地方帮你安顿下来,你看如何?

枯叶:(犹豫)这……你看你一个大姑娘家带著我这麽一个汉子,也不怕人说?

白马:(大笑)看不出来你心思还真细腻。放心吧,我都不计较了。何况我们这麽有缘,就当结交个朋友游山玩水,岂不乐哉?

枯叶:也好,(作揖)那这一路就全劳烦白马姑娘照顾了。

白马:(迷茫)枯叶,竟不知为何,对你,我总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……

枯叶:(傻笑)投缘吧,总会有这种错觉的。不早了,睡吧。

灭了火堆,二人和衣躺下。

枯叶自白:白马吗?为你取名的人可是真心对你?你可知在你成为白马前,我是你的恋人?三百年来,每当想起你在东海边一遍遍呼喊我的名字那一幕,心都会像被绞碎般的痛。如今,也许只要你幸福,什麽都变得不重要了。月夜……如果他真心待你,就回他的身边去吧,我对你来说,已经只是三百多年前的梦了。

数月后雪山

两人行走在雪地中,发出“唧唧”的踩雪声。

白马:枯叶……

枯叶:嗯?

白马:你不觉得这天好像越来越冷了?

枯叶:(轻声)嗯,是很冷。

白马:又要下雪了吧?不知怎麽的,心口一阵阵地发冷,像要冻僵了似的,也许须臾心就不跳了吧?

枯叶:(一把抱住白马,急道)别胡说!你还要回去见月夜,我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,怎麽能轻易放弃?

白马:(笑)看你紧张的,说笑而已,不过真的很冷。

(下雪了)

雪山某一山洞

白马:(冷得颤抖)枯叶,其实冷冷的……也不错,可以放任自己……什麽都不用想。

枯叶:你为什麽从不喝腰中那壶酒?酒能暖身。

白马:不行……我嗜酒,唯独那壶不行。

枯叶:为什麽?

白马:那是……月夜给的。

枯叶:(心痛)月夜给的,就不能喝?还是舍不得喝?

白马:不,不……你不知道,那壶酒,叫“忘忧露”。什麽叫忘忧你知道吗?喝了就什麽事情都记不得了。我不想喝,我不想忘记任何人。

枯叶:就这样对你的男人,你还心心念念记著他?

白马:(苦笑)不是这样的。知道吗?我是被月夜捡回来的,他想让我忘记以前所有不快乐的事情,可是……(停顿)他捡我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什麽都不记得了,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就不会有什麽不快乐的了。

枯叶:(沈默……)

白马:枯叶,其实我知道月夜为什麽派我杀洪荒之首。

枯叶:(惊)你说什麽!

白马:月夜是奉夜郎王的命令要将洪荒四兽灭尽,因为洪荒四兽体内藏著巨大的宝藏,夜郎王要称霸天下,一定要靠这些宝物。

枯叶:你可知道洪荒青龙体内有什麽宝藏?

白马:不知道……但是青龙已死,夜郎王定会寻人解剖青龙尸身,宝物……我是无缘得见了。

枯叶:(哽咽)白马,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?

白马:(沈默)……

白马:枯叶,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的眼睛看不见了?

枯叶:(低沈)没有。但我看得出来,是被雪灼伤了吧。

白马:是啊,被雪灼伤了,都睁不开了。(顿)月夜曾说我的眼睛是最美的,要是他现在看到我,一定很失望吧。女人,毕竟还是爱漂亮的。

枯叶:你现在依旧很漂亮。(想:和我记忆中的任何时候一样漂亮。)

白马:听说雪山上有种花叫雪天莲蕊,老人们都说雪天莲蕊能做成一种无水的胭脂。如果有机会,我想亲眼看看这种神奇的事物。

枯叶:好,等雪一停,我们就去看。

白马:这雪要什麽时候停啊?感觉下了很久,快把我冻僵了。

枯叶:(搂过白马)靠在我怀里吧。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,你靠著我的胸口就不会冻了。

白马:嗯,好暖。

(耳中听到枯叶胸口传出“扑通扑通”的声音)

白马:(笑)你的心“扑通扑通”响,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。

枯叶:(温柔)是啊,它说,等雪一停,枯叶定当背著白马翻过雪山,不再让她受这刺骨的寒冷与雪灼之痛。

白马: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,你能背我翻过多少座雪山?

枯叶:(稍顿,温柔但坚定)背到我死……一定把你送回他身边!

白马:(哽咽)枯叶……

枯叶:嗯?

白马:如果我的眼睛没有被这场雪灼伤,我现在最想看到的……(顿)是你。

夜郎城宫殿

夜郎王:月夜,今日探子回报,白马和那枯叶今夜入城,我已经调动南锤众属,随时备战。(顿)这次我要你领兵……

月夜:(截断夜郎王的话)可是为什麽?

夜郎王:(不满)对我的话你有什麽疑义吗?(停顿一会儿)夜郎城绝对不会包容一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怪,我希望你能理解。

月夜:(犹豫)可是……为什麽连白马也……我想和她在一起。

夜郎王:(嘲讽)月夜!你家族世代金戈铁马,功垂千秋,你要亲手毁了这一切……

月夜:(想)白马,分明已借屠龙暗示你彻底离开了,为什麽还要回来?为什麽要带龙腹中的那个男子回来?今夜……将会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。白马,如果可能,希望你不要出现在城门口。

夜郎城城门口月夜率大军守候

白马:(驻足,犹豫)月夜……

枯叶:这就是月夜?

白马:是……也不是……他是月夜,却不是我所熟悉的月夜。

枯叶:(指指月夜身后)因为那些士兵?

月夜:(温柔)杀了他,和我一起回去。

白马:半年前也许可能,但现在,我想,很难了。

白马:(解下酒壶)这壶酒,是你给我的,我知道你想让我忘记从前的一切,很可惜,我从来都不记得以前的事。现在,也许它能让我忘了这半年来发生的所有事和你回去,还是很可惜,我做不到,这壶酒太烈了,不仅枯叶,就连你,也会被我忘得一干二净。

月夜:经过今晚,我宁愿你忘了我。

白马:可是我不愿意,忘了你们,会是我这生最大的遗憾。

月夜:是吗?(脑中不断响起夜郎王:你要亲手毁了这一切……你要亲手毁了这一切……毁了这一切……)(阴冷)今夜,你们都得死!

兵戎交割,枯叶白马二人奋战夜郎王大军。

白马:(中箭)啊!

枯叶:(分心)白马!白马!

(策马长啸声)枯叶带白马突出重围

城外树林中白马受伤不支

枯叶:(担心)白马,白马!

白马:(伤重呻吟)嗯……枯叶……你还记得无水……

枯叶:(狂乱)不!白马!管他什麽无水,别再想无水,你不好起来不要想让我帮你找无水。

白马:(大声)你知道无水在哪里!帮我找回来,今夜就动身!

枯叶:(沈默半晌)好……我去将无水带回来,你乖乖在这儿等我。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有危险。

枯叶:(想)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有危险,我也决不会坐视危险胁迫你!放心,我自己欠的债,就由我来还!(顿)只是这次一去,白马,不知我们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面。记得不要等我,等待是件很痛苦的事情,我等了三百年,这样的结局……(顿)足够了……

白马:(被劈晕)唔……枯叶你……(倒地)

两个月后城门口

月夜:果然,在这里能找到你。

白马:(沈默)……

月夜:枯叶他……

白马:(冷淡)月夜,别让我恨你。

月夜:(自顾自说)那天,枯叶又回来了,孤身抵挡夜郎王大军,负伤而去。

白马:(激动)你说什麽!枯叶负伤而去?他没死?

月夜:我不知道,也许死了,也许还活著。我放了他,因为我不忍心。

白马:不忍心?

月夜:也许你不知道,你会被我捡到,不是巧合。夜郎王野心颇巨,不得天下誓不罢休,闻说洪荒四兽体内有宝物能助他成就大事,派我前往屠龙。却在东海误使寻夫的你受伤失忆。

白马:寻夫?

月夜:对,当初你口口声声宣称自己在东海寻夫以近三百年,於是我的手下将你当成妖孽痛下毒手,幸得我相救……

白马:(截断月夜的话)那我丈夫……

月夜:是的,枯叶。那天晚上,我放走枯叶的时候,他把所有的事都和我说了……

(回忆)

枯叶:(受伤奄奄一息)月夜,虽然我曾是她的丈夫……可终究,我们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捉弄……夜郎王误信谗言,於东海屠龙,欲取宝物,谁曾想到东海青龙腹中其实只有一物——雪天莲蕊。(自嘲)呵呵……咳,想三百年前,……我也以为那巨龙身上有什麽宝贝,深入龙腹……却再也没有机会出来,枉费妻子一片痴心苦苦寻夫,去不知自己的丈夫……受贪心所致,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。月夜,……我对於白马来说,已经是三百年前的梦了,就请你好好珍惜她。

月夜:可是这半年来一直陪伴著白马的是你,令她心心念念不忘的还是你,我对她来说,其实终究只是救命恩人。

枯叶:(虚弱)不,月夜,我已经累了,恐怕不能照顾她了……请你帮我带话给夜蝶,这是她曾经的名字:“夜蝶,我背不了你一辈子了……雪天莲蕊我一直缝在你的领角……天亮之后……忘了我……”

(回忆结束)

白马:忘了他……(悲愤)怎麽可能忘了他!我不在乎三百年前,不在乎东海岸边,不在乎所有过去的一切,难道只陪在我身边他也做不到吗?

月夜:(沈默)

白马:(哭泣)只陪在我身边……他也做不到吗?

月夜:(轻声)对不起,也许很残酷,但将来的日子,还要靠你自己走下去。我要回去皇都,我不能看著夜郎王只手遮天。(顿)我先走了,保重……

(月夜渐渐远去,徒留白马在城门口哭泣)

一月后夜郎城“缘来”客栈

白马:你是写书人?

写书人:是啊,不才立志写尽天下奇事,满腔的壮志却仍未得到抒发。姑娘,可有故事要让在下代笔?

白马:我的……故事?(稍顿)白马枯叶总相依……写书人,你帮我写一个故事吧……

写书人:你要我写一个故事,我要一个陪我喝酒的朋友,做笔交易吧!三年!三年后的端阳,我帮你写完这本书……

思绪拉回

写书人:(将书翻到最后一页,默念)五月初六,白马讲述灭杀洪荒四兽的经过;六月初一,白马回忆与枯叶的点点滴滴;六月十九,白马烂醉倾吐月夜无情;七月二十,白马说要在客栈等枯叶;八月十五,白马仍未等到枯叶,闻夜郎王兵败失皇都,月夜死,痛哭烂醉,喝下腰间那壶“忘忧露”;次年二月初九,白马忘记夜郎城之战;四月二十六,白马忘记月夜;十月十一,白马忘记所有的故事,独独记得要等枯叶;第三年四月初五,白马忘记枯叶……

写书人:(放火烧书)去年中秋,书成。奈何写书人不写没有结局的书。(伤感)白马,沈在记忆深处的东西,若是想不起来,就干脆当作不存在吧……

广播剧《蝙蝠》歌曲『封白』歌词

《蝙蝠》第四期ED-此歌无名

[00:]伴奏:《英雄本色》插曲《侠客心》

[00:]作词:废柴AB2人组

[00:]原唱:Kyle

[00:]

[00:]人不过百年一瞬

[00:]心纠缠尘世浮云

[00:]彼岸青山绿水长流

[00:]此间奈何梦难寻

[00:]

[00:]凌云胆豪情焰染了青涩容颜

[00:]乾坤转日月换青锋光寒九重天

[00:]

[00:]城巅回望眼君不见破长空一行归雁

[01:]莫叹琴声渐玉箫远空留蝶梦何处缱绻

[01:]

[01:]重山险前路难谁共天涯仗剑

[01:]风云卷流烟散长歌一曲九霄撼

[02:]

[02:]九天素衣玄胜红颜不及你一笑清浅

[02:]我愿生死间逐尘烟相濡以沫忘了恩怨

[02:]

[02:]剑起江湖远红尘乱挥剑斩青丝难断

[02:]酒落穿肠胆化痴怨傲骨柔情付了笑谈